鸦滩门户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斯维拉克:“硬核”之外,笑中带泪的尴尬与温情

斯维拉克:“硬核”之外,笑中带泪的尴尬与温情

2019-11-07 12:30:01 2113次阅读
[摘要] 戏剧与文学,一手托两家,斯维拉克平衡的左右得当。斯维拉克把他在表演上的幽默感,带入到了文本的字里行间,在适时的地方戛然而止,引人深思。以斯维拉克的丰厚阅历,对主人公言语行为变化的把握,顺手拈来。斯维拉

刘健/文

无论是文本实验者弗朗兹·卡夫卡(Franz Kafka)还是因现实失望而引发语言狂欢的米兰·昆德拉(Milan Kundera),在平庸的生活中,他都在隐藏的哲学脉络中爬行,捷克文学在英美文坛一直占据一席之地。相反,捷克遭受的挫折和挫折激发了作家们用微笑看待生活的勇气。他们作品中的主角总是对生活中的各种厄运微笑,给人力量和灵感。当然,除了“硬核”,笑声中也有尴尬和温暖的泪水。

捷克有一位作家。平均来说,每20个人中就有一个是他的读者。zdeneksverá也是导演、制片人、编剧和演员,戴着奥斯卡光环,他在2008年开创了一个全新的职业生涯。他72岁进入文坛,出版了《短篇小说集》(中文译名为《女性观众》),这是《布拉格故事集》的第一部小说之一,并获得捷克书籍的畅销书排行榜。

对于读者来说,捷克还有另一个值得期待和尊敬的讲故事者和作家。对斯维拉克本人来说,写短篇小说实现了他年轻时成为作家的梦想。命运把他带到电影和戏剧的屏幕和舞台上。他艰苦的创作成了导演拍摄的蓝图。随着时间的推移,文学青年斯维拉克有些失望。他正处于事业的巅峰,并没有轻率地放弃。戏剧和文学,一只手支撑两只,Sverak平衡左右。当大多数人在他这个年纪开始照顾自己时,斯维拉克看到他的文学时代来了。

戏弄和谵妄:逃避现实的中年人

小说是经验和细节的浓缩。斯维拉克曾担任高中教师、电台编辑、自由作家和其他职业,后来加入了文化圈。他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经历了生活的艰辛和艺术探索,品尝了世界上所有的欢乐和争端。当他放下导管,回到电脑前写下积累了半个多世纪的故事时,他放下了所有的实用程序,没有导演的修改说明,也没有为自己的生计感到担忧。他可以在快乐中带着幽默和悲伤自由地讲述整个故事。

为了写出精彩的小说,斯维拉克从小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专注于捷克语言和文学。他推测了自己母语的起源和发展,完全理解了词语的微妙之处。从小说中可以看出双关语的使用给英雄增添了色彩。正如李倩所说,“一个短篇小说就像一片土地,而一部长篇小说就像一片广阔的田野。我一直都知道我不能种地,但边境上的工作让我想起了这件事。”他更喜欢当园丁,在花坛里种植美丽的花草,而不是期待开花和收获,他只喜欢编织语言和享受语言的过程。

在当今多元化的小说观念中,写作呈现出更开放的意义和个性化的元素。斯维拉克把他在表演中的幽默感带入了文本的线条中,适时地停下来,让人们深思。《女性观众》包括十部短篇小说,其中的主要人物大多是中年人。《跟踪记录》写道,“我”目睹了一名穿着雨衣的男子冲进浴室,沐浴在水中,冲出大门。这种奇怪的行为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并决定追查真相。当他跟着雨衣男走进酒吧时,一个接一个站起来的顾客认为外面正在下雨,于是又点了一杯饮料。直到那时,雨衣男才摘下面具,向老板伸出手来。天没有下雨,他只是以此为借口帮助老板留住他的客人,并把它换成免费啤酒,这样他至少可以给他女儿买份礼物。

雨衣制作者如此深思熟虑,真令人难过。然而,另一种贫困让人们有不同的想法。它也凸显了生活中的一种智慧,这种智慧可以被温暖所溶解。这是无害的,也是令人愉快的:“一个诚实的人,一个通过节俭和努力工作来养家糊口的人,一个充满创意的人。我们生活中有多少像他这样的人?”在这部小说的刻板印象中,没钱又穷的人在生活的压力下犯下滔天罪行是不能被同情和原谅的。相反,他们被视为“穷人一定是可恶的”。小说中的雨衣不仅有为了生存而伪装自己的隐喻,还有不让别人从更深层次知道自己的诡计的意思。斯维拉克的天才在于,他在主人公的建构中从不回避人性的弱点,并将其作为叙事切口,调整视角以跟上读者,从局外人的角度追踪雨衣人的行踪,创造一种神秘感,直到谜团解开。

中年人在被生活戏弄的同时,利用这种情况做出虚假陈述,逃避现实,有些人表现得很熟练,没有任何情感的迹象,而另一些人在玩耍的过程中迷失了自己。“法院来信”写道,一名司机得知法院发出的传票,怀疑他的情妇将他带到了法院。他内心的不安像虫子一样啃噬着他的大脑。当他告诉妻子他对她不忠的事实时,他后来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复仇和仇杀这两种挥之不去的恶魔是小说中常见的策略,比如司机“无中生有”地为自己的疑虑买单。

那些迷人的过去事件:无尽的回味或难以忍受的回首

到了中年,人们已经有了一些经历,对未来仍有一些想象。基于斯维拉克丰富的经验,他掌握了主人公的言语和行为的变化。这是生命的奇迹,当过去的青春之美不经意间再现时,也可能会失望。在塔特里斯,这个年轻人被他的女朋友抛弃了,抛弃了自己。他被拖拉机的马达震聋了。他的声音就像洪钟的一样,吓坏了他偶然遇到的前女友并伤害了她。几十年后,发酵的业力得以实现。斯维拉克经常强调主人公与普通人的不同,如特殊功能、双眼复视等,以唤起读者的好奇心。他们的疏远引起了惊愕和幸福,尤其是情节的逆转。

也许这是来自随机来源的灵感。斯维拉克写了一群艺术家的故事。他们不是大明星。他们从舞台上走下来。他们和普通人没什么不同。在《即将到来的时代秀》中,二流演员瓦茨拉夫·辛萨克(clav Simsak)接受了导演的电影邀请,但他直到到达现场才知道自己只是即将到来的时代秀中的一个大人物。导演对自己表演的不满使他非常尴尬和怨恨。只有片场年轻女孩温暖的安慰和陪伴让他回想起年轻时单恋的感觉。他抑制住自己的暴力情绪,完成了演出。当布兰卡鼓起勇气向她坦白时,他让他给剧团里的另一位年轻演员发一条信息。直到那时,梦想才实现。中年男演员坚持表演和他们情感上的犹豫被描绘成令人印象深刻的。这可能来自Sverak自己在片场的经历或观察。

有无尽的回味,有难以忍受的回首。《瓦尔塔瓦河》中的克拉萨教授也是一位艺术家作家,他遭到了毒舌批评家的嘲笑,并在中年时期事业失败。他不得不改用音乐评论来摆脱他人的恶名。然而,在演出前,他失声了,并要求他的助手赶紧接替他的位置。令人愤慨的解释引起了另一场混乱。斯维拉克似乎也通过艺术家的经历揭示了他们在现实中的困境。他们一生都在观众、同龄人和自己的艺术理念之间的游戏中度过。他们照亮了艺术界,而艺术却遮蔽了他们的生活。但幸运的是,艺术所见的一缕光线足以温暖孤独的心。《女性观众》是由一位迷人的女性观众丹妮娅创作的,她在剧院遇到了几个年轻时遇到的已婚丈夫。他们分别是镇文化中心的主任、带妻子去剧院的摄影师罗伯特、职业学校高度近视的教授K,以及她正在看的戏剧《两个女人之间》(Two Women)的男主角。剧中的两位女演员分别扮演即将与他离婚的渣滓的妻子和与他有亲密关系的年轻女仆。事实上,这三个女演员是幸福快乐的三口之家。女观众观看了舞台上的表演,以及一系列尴尬的过去事件,如年轻时与她们偷情和被抓等。,立即出现在他们面前。随着情节的冲突,丹妮娅的心起伏不定。

在剧中,电流和情妇在言语和身体上发生冲突,好像每一个讽刺和嘲笑都指向她。艺术创作者的初衷是唤起参与者过去的经历。舞台上的表演和女性观众的大脑剧场都在经历情感上的争论,这就像做梦一样。斯维拉克文本的戏剧化在《女性观众》中得到充分展现。观众和舞台上的演员之间微妙的互动可以被看作是他们在看一出戏,而我们在文本中窥探他们的一举一动。斯维拉克将小说文本戏剧化,从导演的角度捕捉并扩大了场景框架中演员和观众的微妙表达,将个人琐碎敏感情感的诠释外化,并将体验传递给读者。

笑话是,虽然女性观众坐在观众中,但她准备了比舞台上的演员更有趣的服装和隐藏的内心场景。正如他所说,“创造一个故事就像找到一颗果核。我试图把它简化成樱桃或李子。我的创作源于我的想象。我致力于用我的母语来表达,并恢复它的果肉和汁液。”用一部戏剧来描绘女性观众的前世是小说家的天赋和斯维拉克的魔力。


三分快三官网

推荐
热点
最新